广州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失业的剑圣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54:04 编辑:笔名

当他带着合法的表情离开故乡时,这个故事便发生了。  他背着剑,这是合法的,正如我带着钢笔一样,也是合法的。正如他用剑证明他自己是一个三千年才出现一个的剑圣一样,我用笔来证明自己是一个刚毕业、失业中的大学生。  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有了去拜师的念头,学费是昂贵的。他咬了咬牙,把所有的东西送给了一个老板,包括明天中午要吃的东西(或许这个人在当时还不该叫老板,他的世界里的剑圣,他的世界里的个被我叫老板的人,跟剑圣一样,他的世界里个被我取上代号的人)。  学东西的代价是昂贵的,交完学费的那一刻,他看着自己剩下的物品——内裤时想到的。但是他却开心的感到幸运,幸运的是他终于有机会学成他英雄般父亲生前没来的及教会他的招。  “你跪下拜师吧!”  他呆呆的站着,因为他不知道跪这个词的含义,仿佛只听他母亲说过,仿佛只在他父亲死去的那一刻他曾跪下祈祷。  就这样成了差的学徒(或许当时还没有学徒这一个词)。这样一所圣魔大陆出名的学馆里,在剩下的几个月内,可能几年内都一直有了他这样一个差的学徒。  第三天的时候,他去了吃的东西的地方——我们学生时代也有个一个吃饭的地方,不过我们叫他食堂,他却只能叫他是吃饭的地方,晚上,月色如霜,他仔细找着地上兴许有的一丁点食物、很脏。但是在他的世界里能吃的东西放在哪儿都一个样,他反复搜寻着,哪怕是石头缝里面留下的一小块发霉的肉片。  终于,他找到了一只老鼠,听起来似乎很恶心,但是传说中的他生存的地方能找到的东西并不多,除了光秃秃的石头。我也吃过老鼠肉,熏干的那种,那年寝室里一未朋友从家中带来的,真的很香。  他把指甲刺进了老鼠的咽喉(虽然我并不知道老鼠有没有咽喉),就这样他有了三天来的顿美餐。  当他第三次来到这个地方找不到任何食物时,他决定回去给那个人跪下,因为这样,因为在他眼中生存比什么都重要。大学一年级刚走进教室的时候,看见过一本诗集那个诗人说: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于是我开始佩服这位将来的剑圣,因为他跟沙翁都想到的生存,而我没有想到。  顺理成章,或许是顺其自然好一点,他成了圣魔大陆的学馆里一名合格的学徒,因为他终于学会了下跪。  大学教会我的件事也是跪下乞求生活,家畜解剖学老师指着一头刚出生的羔羊告诉我的,好象是羊如果不跪下,模样便不会喂它奶喝,正因如此,山羊成了除骆驼外的一种生存能力强的家畜。  然而,那只羊终究死了,因为西昌的冬天很冷,或许说是因为我们班参观的人太多,老师来不及把刚生的小羊抱进羊圈。  他就这样跪了三个月,像一切武侠小说里主人公一样,跪了很久。那个人原谅了他,并开始把他当成众多学馆的一份子,学馆众多份子里的一份子。  直到剑圣离开那个学馆的那一天,他终于学会了把剑放进剑鞘里和逃跑,这是他卖掉他父母留给他的所有东西,用十年时间学会的,因为再锋利的剑也伤不了鞘,在这个世界里,在这个虚幻的世界里从未输过的一招叫逃跑。  他穿着内裤离开那个学馆时一位学徒告诉他,因为他表现良好,可以再交双倍的费用留下来继续学,因为明年可能会教他们拔刀。  他摸了摸自己的物品,遗憾的离开了那个地方。  件要做的是,找一个可以赚吃的事做,他没有目的的走着,就像我现在没有目的的写着文字一样。  他想到了那只老鼠的味道,血腥的味咸,血液的诱惑使他用指甲划破了自己的皮肤吮吸起来。他想到了很早前父亲杀死那头精灵狼时另一头精灵狼就去吮吸过它的血液。  剑圣就是这样熟悉了杀死对手需要的位置,比如脖子上那根粗的血管,他一直都不敢用指甲去划破。  剑圣一个人走着,哦!对了,该说是一头兽走着,我之所以不说他是爬着,因为他的的确确把手和脚分开了,手上还有他的生存工具——指甲。  昨天下午我一个人去了汤山公园,在嗅花香时被一个人罚了款。他说我肯定在摘花,虽然我一只手拿着手机给女友发短信息,另一只手拿着一串女友喜欢吃的冰糖葫芦,但是我还是被罚了款,理由是我有快要去摘花的趋势。我把姐姐给的晚饭钱给了全给了他,再傻傻的看着他一脸坏笑的离去。  剑圣累了,承认他累的时候,或许饿的成分要多得多。在一棵树下坐下着,这么多天来他第二次找到的一只有生命的东西,次是在学东西时看见的那只老鼠。他迷惑了,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说这树,一头、一个、一只、一棵。想了很久他决定用一只,跟那只老鼠一样。想到这里他开始笑了,想着很多年后兽族都把这树叫这只树,想着他就这样成了兽族的权威,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罚他款,或者也说他有摘树叶吃的趋势,反正他走出树阴时连身上的物品也被人拿走了。身后树下的那个人也正好拿着他的内裤傻笑。  原来嗅花香是要给钱地,坐在公园的长凳上,挖出终于恍然大悟,因为半个小时内挖出看见了第四个人被罚款,跟我一样就莫名其妙的被罚了款。只是不知道剑圣是否也明白躺在树下也会收掉他的内裤。  我挑了个不合适的时间,不合适的章节把这段文字写了出来,为此我还找了不少伪证,比如现在拿来用的姐夫的笔记本电脑。  我不该说剑圣是一个光屁股的男人,因为现在的我除了父母给我的一切连光屁股的裸男都不是。  某个晚上,剑圣一个人站在海边,任风吹着他的肉茧。海边有很多美味,比如说海蟹和鱼。站了很久,剑圣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站着,仿佛在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就习惯让他站着,所以他就这样站着、站着,站着忘记了自己的饥饿。我曾误以为他喜欢海边的浪漫,就像我曾误以为阿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聪明人一样。  剑圣并没有饿死,在他的那个时代里,在他的那个世界里没有吃的东西是常事,他父亲也常常饿上十天半个月的。他已经饿了7天了,饥饿在他血液里流动。  汤山公园离海很近,我常去海边捡一两个贝壳,或者捉一只小螃蟹来养着。  某个晚上,我一个人在海边闲逛,任海风吹着我的衣服,呵呵。毫不掩饰的说,我想起了我的女友,那个曾经买糖给我吃的女孩,那个笑起来会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的女人。我不是小孩,正如我在一首诗歌里说的那样,我的身份证可以证明我已经23岁了。知识那个女孩让我感觉的童年的快乐,让我感觉生活还有如此单纯的快乐,所以我叫她女孩,孩子般阳光快乐的女人,或许我该说她是一个孩子般、阳光、快乐、我的、女孩、漂亮、善良、大方、开朗和我词库里没有收集到的一切美好的词句。  疲倦使剑圣坐了下来,累这个字也次让他感觉到疲倦。就这样坐着,他居然很快睡着了。剑圣应该没有梦,动物科学系的我知道的一件事,直到他醒来的那一刻,风一直吹着他的毛发。  他是这样醒来的,首先申明的是,他的醒来与我无关,是被海水弄醒的。并且他次用了他父亲教给他的那一招,因为他花尽所有东西学来的那一招逃跑,仅限于和对手决斗前的几秒。  我也会逃跑,就在上次拿着个人简历到一家沃儿玛连锁超市应聘当营业员时,那个主管毫犹豫的叫来一个清洁工,叫他把他的学历证书给我看,然后我开始怯场。  剑圣也应该有过怯场,就在他准备为一群蓝眼睛的精灵做苦工时,月亮守望者指着那个小的苦工说长得比他顺眼许多。所以他怯场了,走的时候剑圣狠狠的咒骂着,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们还会见面,那么下一次见面的地方一定是战场,下一次与这个弱小的种族见面时的地方一定是战场。  我暗暗觉的郁闷,因为那位清洁工拿出的是浙江大学研究生文凭,和外语八级证书。  剑圣老了,在那一刻老去,在被同类笑得太不起头时老去。他拿出了他父亲留给他的刀,开始在不大的世界奔跑。准确的说是他趁那个换走他所有东西的人不注意,用指甲刺进了他的脖子上那根粗的血管,然后就拿走了那本来现在该属于他的刀。苍老让他感觉到刀的分量。  关于剑圣被嘲笑得抬不起头这件事,我可以做证,就在他回到家乡时一位为不死族效力做侍僧的同类笑的,因为他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事做。  剑圣傻笑着点头,在那群自己亲的同类中一直保持着傻笑。跟他们一样很傻很傻的保持着微笑。  或许我该用笔给剑圣虚构一段爱情,早上看电视时想到的,那个导演说爱情是这个世界的主题,所以新版《三国演义》中要考虑一下吕布和貂禅的感情戏的比例。或者像韩剧一样让貂禅妹妹得了血癌或者心脏病什么的。这样吕布的背叛才拥有了流芳百世的他认为该有的理由。  我又犯错了,不该说剑圣始终是个老处男。  逃跑,或者说是追杀,反正都是剑圣只会的伎俩。所以开始说他学会了欺骗,很无奈的欺骗,就像现在我骗父母说我已经毕业,因为在很大一部分大学生的世界里,毕业就等于失业,可是我始终怯懦着不肯告诉父母我现在还在失业。  失业是个沉重的话题,沉重的话题还有很多!比如说思念,比如说距离。  剑圣摸了摸自己现在能用的一切,没方向感的傻孩子,他始终学不会想起自己亲人埋葬的地方。  剑圣是这样把自己宠坏的,在那个想念亲人的晚上,眼角有了一颗咸咸的液体。我敢说他不是在想他父母为他准备的食物的味道。因为他在一分钟前刚想到老鼠的鲜美。  第三次提到老鼠的味道,剑圣也想不过来自己为什么会一直想起这个恶心的小生命,仿佛在剑圣的世界里有生命的东西并不多,在他那个快要不存在的世界里生存成了他的主题。  剑圣老了,我为剑圣安排了一个借口,因为距离跟苍老一样让他感觉到疲惫,疾风步到不了的地方,剑圣有着他那个世界里快的移动速度和的饿体力,可是还是到不了家的地方,可怜的迷路小孩,可怜的魔兽世界里一个可以想《滴血》主人公一样轻易完成任何狙杀任务的人。  女友说:老公,我想你!我不知道该如何聊下去,距离次让我也感到窒息。  剑圣的次死亡,剑圣的死去一直是一个迷,就像他可以在很短时间从祭坛走出来一样。  剑圣的死因还在调查中,或许根本不可能有谁去调查他的死因,据说是被自己的指甲划伤了血管,我早就提醒过他叫他把自己的指甲弄掉的。可是,这一次……  我不得不承认剑圣死得很冤,因为剑圣在拔出自己的那把刀的那一刻被杀的因为在刚加入的这个种族里他没有资格使用自己的那把刀。即使他还没学会使用这个种族的其他武器。  在对手的刀伸过来的那一刻,他忍不住摸自己的那把刀,就在犹豫用那件武器杀死对手时被秒了,因为这个想法让他没来得及挡住他的刀。  风暴祭坛的深处,剑圣在默默为自己祈祷。  走出祭坛的那一刻,剑圣终于终于可以使用自己的刀  逃跑,只为了更完美的杀死你。  剑圣用自己的方式诠释着战争的含义,用自己的方式在这个欺凌与被欺凌的战场逃跑。  用刀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剑圣的刀让所有的人感觉到疲惫,同样疲惫的还有自己,因为他很苍老,因为每一次挥刀他都近似完美,近似艺术。杀掉对手是剑圣用心雕琢的艺术品,对手的每一个伤口都足以让他感觉到欣慰。我不赶说他不是在杀人,而是很艺术的生活着,或者很浪漫的生活着。  大约所有为了生存的战争都是正义的,可我一直找不到理由说剑圣为了什么去战争,在我的脑海里,战争仿佛都是不好的。  在杀与被杀的选择中,剑圣又变苍老了许多,苍老也成了他生活的主题元素,我的诺基亚N72手机主题图案一直很丑,丑也就成了我手机的主题元素。  该用什么来诠释剑圣那唯美的杀人画面呢,为此我头疼了足足一个礼拜。可能让剑圣头疼的时间不会比我短吧!  剑圣想起了月亮守望者的话语,想起自己的苍老和格格不入,似乎所有关于剑圣的评论都离不开欺骗和狡诈,因为他曾想过加入暗月,加入那群蓝眼睛的弱小团队,并且是团队的层。  我也在准备考试中,考一个所谓的交通协管员,有时在想这次考试的意义,因为假如考上了,考上之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穿一件清洁工的衣服,跟五六十岁的老人们一起拿个口哨站在十字路口,拦住那些闯红灯的行人了。我十分珍惜这次机会,就像剑圣现在一样慢慢学会的珍惜。    2008.5.13 共 491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钙化对人体的影响
黑龙江的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的治疗癫痫专科医院

上一篇:山中春

下一篇:念奴娇独立凉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