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丹枫姐妹易嫁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1:20:39 编辑:笔名

柳树沟的大街上坐着几个中年妇女,她们吃饱撑得没事干,在那里说闲话,背后议论别人。这个说:“常大花真没良心,太不像话了。她的良心都被狗吃了。”那个说:“人家杨泰对你那么好,恋爱几年了,上了大学翅膀硬了,一脚把人家踢了,亏良心不亏。”  为啥有人要议论说常大花的坏话呢?原来这个常大花是柳树沟的,她父亲叫常有江,母亲叫刘丝丝。常有江膝下没有男孩,只有两个闺女,大闺女叫常大花,二闺女叫常小花。常大花小的时候,经父母做主,就和柏树庄的杨泰定了娃娃亲。  杨泰是柏树庄的,他家有父母、兄弟。杨泰是老三。他小的时候,爹娘经常带着他去常大花家玩。常大花和杨泰同岁,生月比杨泰小俩月。俩人在一起玩,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慢慢地就有了感情。  杨泰到了十五岁,考上了七宝镇初中。巧的是常大花也考上了七宝镇初中。更巧的是常大花和杨泰不但分到了一个班,而且还坐到了一张桌子上,连吃饭也是在一起的。有了这样的条件,俩人就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互相照顾,互相鼓励,学习蒸蒸日上。期末考试,俩人的成绩也不相上下,列到班里的前五名。在班里,他俩的恋爱关系只是哑吧吃饺子——心里有数,对外并没有公开。同学们羡慕他俩的不是他和她的感情,而是他和她的学习成绩。  常言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当杨泰和常大花读到初中二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春游。那日春风习习,阳光明媚,山欢水笑,风光旖旎。众同学出了校门,比赛登林虑山。林虑山海拔一千多米,在七宝镇西侧,约有四五里地。当他们沿着一条深沟登到山顶上时,眼界大开。抬眼往远处瞭望,一座座高山拔地而起,各不相连。有的像散花的天女,有的像采药的老人,有的像读书的书生,有的像舞爪的恐龙。奇峰怪石,形态万千,色彩明丽,危峰兀立。远方的山沟里,被奔涌的云雾包围着,奔涌的云雾像瀑布,像棉絮,连绵浩瀚,波澜壮阔。常大花站在处的一块大石头上,她看着看着就高兴得手舞足蹈,跳起来了,一不留神,从石头上摔跌下来,左腿跌伤了,她疼得不能走路,嘴里还不断地叫唤着“疼!疼!”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奉献的爱是发自内心的。她的男朋友杨泰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为了不让她受罪,减少疼痛,在那崎岖的小道上艰难地背着她,一步步地往前挪,终把她背下了山,送到镇医院住院治疗。  常大花在医院治疗两个多月,杨泰对她倾注了不少的心血。在学习方面,杨泰白天在教室听老师讲课,认真做好笔记,等到吃过晚饭,就到医院给常大花补习功课,生怕她学习跟不上,掉了队;在生活方面,杨泰更是给予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给她送饭、喂药、喂水、端屎送尿。除此之外,杨泰还省吃俭用,把自己节省的生活费、零花钱攒着,给她买营养品补养身体;在精神方面,杨泰还不断地安慰她、鼓励她与伤情作斗争,积极配合治疗,给她讲他听到的见到的所见所闻,学校里的新闻,同学们的学习热情。与此同时,还给她说笑话,叫她开心,给她送来阵阵欢笑和温暖。杨泰忠厚老实,在爱情的考验中,付出了男朋友应该做的一切,使常大花也真正体会到热恋中的友谊。  杨泰趁着这个星期天,去病房陪着常大花玩,先补习完功课,然后聊天。杨泰问常大花:“在你的印象中,你感觉我配不配做你的男朋友?”常大花坐在病床上,望着他那张憨厚的圆盘脸,拉着他的手说:“杨泰,你是我心目中喜欢的白马王子。你对我关心、爱护、照顾、体贴,犹如春天般的阳光,温暖着我的心灵;夏天般的细雨,滋润着我的心灵;秋天般的微风,抚摸着我的心灵;冬天般的雪花,净化着我的心灵。我前两天还给俺妈说,我只要得到了你,我将成为世界上幸福的人。”杨泰笑了笑说:“是吗?那你选我做你的男朋友就对了。我也在想,你在我的心目中,犹如春天那开放的桃花,美丽漂亮;夏天那出水的莲花,冰清玉洁;秋天那经风的菊花,霜打不败;冬天那含笑的梅花,雪中斗艳。你在我心目中应当说是理想的白雪公主。”常大花一听,咯咯咯咯地笑了。  常大花笑罢,从口袋中摸出一把钥匙,开开她那不叫任何人知道的秘密提包上的锁,拉开拉锁,掏出一双黑条绒布面、白布底的新布鞋,塞到杨泰手中,含羞地说:“杨泰,这是我亲手给你做的布鞋,鞋帮是我一针针、一线线地钩的,鞋底是我搓的麻绳纳的,鞋是我亲手绱的,这双鞋中充满着我的心血,充满着咱俩的爱情,你穿上保证叫你十分满意。”杨泰接着布鞋十分高兴。他从鞋中掏出两个鞋垫,只见这双鞋垫花红柳绿,巧夺天工。绿线钩边,蓝线纳底,中间用大红线纳成八个耀眼的字:“友谊之花,永不凋谢。”杨泰心中非常激动,常大花把杨泰拽到身边,把嘴贴在他的耳朵上,偷偷地说:“你知道这鞋和鞋垫的含义吗?”杨泰小声说:“不知道。”常大花说:“傻小子,我告诉你吧,这是我送你的以身相许的定亲物。”杨泰点了点头,说:“原来如此,知道了。”  常大花的腿好了,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她和杨泰是同学兼恋人,初中毕业后又双双考上了高中。闲话少说,无事不说。上到高二时,杨泰喜欢人民解放军,他要应征入伍了。杨泰胸前戴着大红花,即将要离开家乡,走进人民解放军的队伍。这一天,北风呼叫,寒风凛冽,常大花跑到杨泰家,找到杨泰说:“杨泰,我舍不得离开你,走,咱到镇上照相馆照几张合影像,也好作个纪念呀。”杨泰说:“好啊,我咋就没有想到呢。照几张合影像也好,把咱俩的青春倩影摄下来,到部队我想你了,我好偷偷地看看咱俩的照片。你在家里要想我了,也可以通过照片来回忆咱俩的情谊。”  他俩要去照相,走到半路上,常大花说:“杨泰,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给你说。”杨泰说:“大花,有啥你就说吧。你送给我的那双鞋我还保管着呢,有那双鞋和鞋垫在,你啥话都能说,因为你是鞋底,我是鞋帮,咱俩谁也离不开谁,你有啥就说吧。”常大花说:“杨泰,我是担心你到部队进步了,入党了,提干了,长了本事了,会不会把我一脚踢开,不要我了呢?”杨泰笑着说:“你这担心是多余的。要么我对苍天立个誓:‘我如果日后变了心,天打五雷轰,马革裹尸尸不全。’我永远爱着你。”常大花听罢,悬着的心落到了肚子里。她随即从手提包里掏出两样东西,对杨泰说:“这是我的心,把我的心送给你。”杨泰伸出两只手,捧过常大花送来的礼物,一看,高兴展了。这真是常大花的一颗心啊!两件礼物到底是啥呢?一件是常大花送来的日记本,日记本的扉页上,是常大花亲笔摘自唐朝诗人白居易《长恨歌》中的两行醒目的诗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另一件是绣在手帕上的鸳鸯图,这是常大花亲手刺绣的,表达了她的心意。此时的无声胜有声,深深表达着姑娘的心。常大花笑着,对杨泰说:“杨泰哥,你到部队了,可不要忘了给俺来信。”杨泰说:“记着了。我不给别人去信也会给你来信的。不但要给你来信,而且还要经常地给你来信。我到部队当兵,要遵循四个:发出去的封信,首先要寄给你;睡觉做个梦,首先要梦见你;看张照片,首先要看到你;往家寄的次钱,首先要留给你。”常大花笑着说:“那当然了,我是你的精神支柱嘛,你不想我你还想谁呀!我也永远等着你,除了你我不嫁人,天塌地陷心不变。你也不要忘了,十五的月亮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军功章上有你的一半,也该有我的一半啦。”俩人信誓旦旦地发了誓言,照了几张合影像,加洗了几张,俩人各自保管着。  杨泰参军了,他穿上了军装,果不食言,心中还一直思念着常大花。过了一年,常大花的父亲常有江突然生病了。他躺在病床上,默默地思念着杨泰。因为在杨泰参军后,他把他攒下来的钱分成两半,一半寄给了亲生父母,另一半就是大花家了,在经济上对大花家给予了极大的帮助,常有江夫妇是不会忘记的。常有江把女儿叫到床前,对她说:“大花,看来我这病是瞧不好了,阎王爷不让我瞧着你跟杨泰成亲的那一天。不过我也放心了,杨泰是个好孩子,他的的确确能配上你。你俩结婚后,要好好地过日子,不要生气,要照顾好家庭,孝敬公公婆婆,你答应我,我也就不挂念你了。”常大花哭着说:“爹,你会好的。你会瞧着我跟杨泰成婚那一天呢。喜酒还等着你喝嘞。爹,你不要悲观失望了。”常有江说:“闺女呀,你别做梦了,阎王叫我走,我也当不了家。我走了以后,你要照顾好你的妈妈和妹妹。你在咱家是老大,这个家庭重担就要落到你头上了。”常有江还想再往下说,可他已经没有力气了,他闭上了眼睛。  常有江过世了,一家悲痛欲绝,含泪安葬罢,常大花正赶上高考。母亲刘丝丝对她说:“大花,你爹不在了,咱家里穷,你妹妹还小,我看你就别参加高考了。你就是考上了大学,为娘我也没有能力供你上大学。好闺女,听娘的话,咱不去考试了,好好地在家种地吧。”大花说:“娘,叫我写封信给杨泰商量商量,看他是啥意见。”刘丝丝说:“那也行。”  常大花把她和她母亲的想法在信上都告诉了杨泰。没过几天,杨泰来信了,信的大致内容有三条:,常大花安心复习功课考大学,无论家有多大的事,都不能错过考大学的机会。第二,如果能考上大学,费用由他承担,就是借钱也由他借,这点叫她放心。第三,妹妹常小花也不能放弃学业,继续上学。信中还说:“大花,你要坚强,你如果用钱的话,你就去柏树庄找俺爹娘要,他们会给你的。我已经给二位老人去信了,他们会支持你的。”常大花接到了杨泰的信,考大学的信心足了,她给杨泰回信说:“杨泰,你安心服役,为了你,为了我,为了你家,为了俺家,为了我们将来的家,我一定要考上大学。”  常大花的命运还不错,她真的接到了中南大学的入学通知书。杨泰写信叫他父母给她凑足了学费,她的母亲刘丝丝和妹妹小花高高兴兴地把她送上了登往大学的列车。常大花在上大学期间,她每月的生活费和学习用品费基本上都是杨泰供应她的。杨泰为了支持她,在部队艰苦朴素,把自己那微薄的津贴全部寄给了常大花。一年、两年过去了,俩人频频鸿雁传书,杨泰也频频地给她寄去生活费。到了常大花上大三的时候,情况就变了。常大花虽然还照样接纳杨泰给她寄去的生活费,但情书就减少了,由一周一封减少为一月一封,再由一月一封减少为一学期一封。这个反常,杨泰倒没有在意,认为她学习忙,没时间写信,又面临着毕业考试,也是可以理解的。  常大花大学快要毕业了,杨泰很快也该转业了,一个是大学生,一个是快要转业回家种地修地球的农民,这个反差太大。杨泰在部队突然收到了常大花的来信。信上说:“杨泰,你应当理解我。过去咱俩虽然定了亲,那是父母包办的,不是我的本意,也不符合婚姻自由的原则,我不承认。我现在面临着毕业分配,我不想回农村了,你要想得开,为了我,为了我的前途,你就牺牲了你的利益,咱俩分手吧。你把我从你的记忆中忘掉吧!”  杨泰读过这封信,如五雷轰顶,千刀刺心。他万万没有想到,从小的恋人,十几年的接触,她说变就变了,嘴里愤愤不平地说:“常大花,我咋就没有看透你是化成美女的毒蛇,太自私,太卑鄙,太肮脏,太毒辣。太缺德。”正在这时,杨泰的弟弟杨旭来信告诉他,我们家里已经知道了,准备对这个负心的常大花一个打击,到她家大闹一场。把她娘和她妹妹都揍扁,出出这口气。并且还准备到她的学校去揭发她,把她打残,叫她活着也不好受。杨泰接到弟弟的信,经过认真考虑后,给连队请了假,决定回家探亲。  连队给了他半月探亲假,他从河南信阳乘座北上的列车,带着满腹的不快,回到了离别四年的家乡。他一到家,就来了十几个小伙子来看他,这些小伙子都是他小时候的同伴,如今都长成大人了,个个英姿勃勃,身强力壮,围着杨泰说:“杨泰,现在该轮到咱出气的时候了,你对常大花那么好,付出的代价太多了。那个常大花——不要脸的臭婆娘,昧良心的臭婊子,二十一天不出小鸡的坏蛋,她竟敢恬不知耻地提出给你退亲,断绝关系,这不是明着欺负咱的不是!她这几天就放学回来了,等她一到家,我们就到她家去,挖了她的眼,抽掉她的筋,把她打个半死,给咱哥们出出气。大哥,我们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好了,你发令吧!”杨泰看到众弟兄如此地想帮助自己,心里憋足了一股劲,很高兴地说出了一句出自肺腑的话。  有心恋人人难恋,无意分手手却分。常大花不念前情,毫不隐晦地与杨泰断绝了恋爱关系,引起了杨泰家乡柏树庄人的不满。杨泰探亲刚到家,他小时候在一起玩的一干兄弟围着他说:“常大花朝秦暮楚,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竟敢把你一脚踢开了,我们要替杨哥报仇,咱柏树庄的人也不是好惹的。我们去把那个坏良心的常大花收拾一顿,把她打伤、揍扁,叫她活着也不好受。” 共 1115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结石的饮食调养
昆明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权威的三甲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