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寻找消失的街巷十三坝陵桥皮皮鲁诞生地的老

2018-12-07 01:41:42

“寻找消失的街巷”(十三):坝陵桥皮皮鲁诞生地的老故事(图)

坝陵南街的一处风景:美女点缀老墙

知道我要写坝陵桥,一个朋友向我推荐:“你去坝陵路找冯大姐吧,她既是地道的原住民,也是一名业余作家,文学水平不低,知道的老故事肯定也不少。”于是,一个秋日的早晨,我如约扣开了冯大姐的家门。冯大姐是一名教师,业余时间爱写些童话,至今已有多篇发表。所以,我俩关于老街的对话,自然就从文学说开了———在太原,不知道坝陵桥的很少,但知道童话人物皮皮鲁的诞生地就在这里的人恐怕不多。1981年,还是业余作者的郑渊洁从北京到太原和父母团聚过春节,住在坝陵南街东头的一栋楼房里。因为一直想创造一个“摇钱树式”的文学形象,可以一直创作下去,于是他在这里创作出了在中国大地“淘气”了近三十年的着名童话人物———皮皮鲁。郑渊洁也凭借这一文学形象以及发行逾亿册的《童话大王》,成为我国名副其实的“童话大王”。准确地说,坝陵桥不是一个具体的街名,而是泛指我们居住的这一片。它主要由3条大的街道组成,东西走向的坝陵南街和北街,南北走向的坝陵路,呈“工”字形布局。当然,南北街上还有文化里、裕德东里、武德里等小胡同,但也不妨碍我们对老街的整体记忆。在老人们嘴里,坝陵桥的得名有两种版本:一是这里古为明晋王府外埋陵墓的荒地,从王府后门(今省儿童医院附近)出来,地势低洼,越往北越高,为防水患,挖壕垒坝,坝上筑石桥,名坝陵桥;一是这里中段古有关帝庙,庙与对面戏台之间有一座三孔桥(今坝陵桥小学门前),因传说关公曾在河南许昌灞陵桥上挑过袍,故引称三孔桥为坝陵桥。石桥也好,三孔桥也罢,如今都不复存在了,坝陵桥也变得“空有其名”。明清时期,坝陵桥一带常年积水,一片荒凉。直到民国年间,才有人开始在这里建房,陆续有居民迁入,逐渐形成街道。在山西陆军测量局1919年8月绘制的省城详图上,这里还是大片的农田和桑地,再看今天的样子,你就知道什么是“沧海桑田”了。到了近代,坝陵桥在太原革命历史上占有着重要的地位。1925年,成成中学从西缉虎营迁至坝陵桥,校址就在今天的坝陵路以西、杏花岭区公安分局以东,纵贯坝陵南北街。成中是抗战时期中共山西省地方组织的活动阵地,教职员工多是中共党员和进步人士,后学校组织“师生游击队”开赴前线对日作战,校址就成为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办事处的驻地,周恩来、刘少奇、杨尚昆、彭真等老一辈都在这里从事过革命活动。抗战胜利后,驻太原的大部分日军就是集中在坝陵桥投降的。后来,坝陵桥一带又成为阎锡山政权官员一处比较集中的居住地,官宅一幢连着一幢,就是现在街上还能看到不少以前的老房子。如今的坝陵桥除了一所太原大学之外,几乎没有太大的单位,算是城内一处比较幽静的居民区。身处城区中心,将来这里的旧城改造不可避免,但我真的希望能把这些老房子保留下来。如果可以的话,再建一个“皮皮鲁”博物馆,没准儿会成为太原市的又一个人文景观呢……马建国

大同路,记忆中的人生风景

大同路,南起胜利街、与新建路隔街相望,北至新兰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同路还是坝堰,只有父亲带我们进城时才会经过这里。坝堰东侧是太钢厂区,沿途是茂密的树木,还有一畦畦的农田。印象深的是高出围墙的那一堆堆铁渣子。父亲说,那是太钢炼钢炼铁时留下的废渣。以后,渣愈积愈多,便成了渣山。那会儿,大同路南端的食品三厂飘出的饼干香味让人眼馋,五毛八分钱一斤的动物饼干和草纸糕很好吃。但可能是食品模具用得太久了,老虎、兔子只能显出一个轮廓而已。不过我还是羡慕食品三厂的人呀,他们是不是可以随便吃饼干呢?我想,要是自己长大了,进这厂子上班多好呀。改革开放初期,食品三厂又做出了松软香甜的面包,夹心的、果酱的、椰蓉的……其他的各色点心不断上市。这时候,大同路渐渐取代了坝堰的俗称,汽车也多了起来。此时的我到了城南开始读师范,每周骑车经大同路回家、返校。那正是全国拨乱反正百废待兴的激情年代,只争朝夕是全民族和时代的主旋律,我们读书、自修大学课程、成立文学社团,每天忙得不亦乐乎。周末返校时,我飞一样地骑车,只能节省十分钟,除此之外,收获的还有一裤子的碱花。以后,大同路上飞奔更多的汽车了。特别是李双良治理渣山成功,成了全球环保500佳。很长一段时间里,来太钢参观学习的人络绎不绝,大家亲切地把大同路上太钢的厂门叫成了“双良门”,大同路的知名度更高了。也许是过了少年时的幼稚和青年时的狂热,做了母亲之后,心境平和沉稳了许多,我这才发现,走了那么多年的大同路,竟有许多美丽的风景。每次回家时,坐在车上,沿途是我从小就熟悉的庄稼地、修得高高的铁道线,还有,新村那几方荷田,满是硕大碧绿的莲叶,远远近近高高低低红红白白的荷花,开得热闹极了。到了秋天,一片片金灿灿平展展的稻田惹得人心醉。大同路上有着乡村的美景与宁静。过了这段,落日就时隐时现在林立的楼群空隙中……这还不算呢,大同路上美的风景当数奥运圣火传递了。太钢是太原圣火传递的一站,圣火盆就在太钢渣山处点燃。大同路见证了奥运史上的火车传递圣火的壮举。现在,我查阅了有关资料后得知,大同路原名新建北路,1982年延伸到太原二电厂后,以山西大同市名命名。同时命名的还有恒山路。恒山路原名解放北路,取山西有恒山之意。它们同为纵贯太原市北部的交通要道,均为解放后命名的年轻街道之一。郭爱川

清秀的天平巷在那里

沿着车流滚滚的府西街一路西行,到达新的地标建筑国贸大厦后再向南拐,经过梅山宾馆,就能看到一条僻静但不很幽深的小巷,这就是天平巷。说起天平巷的由来,是太原市地名中比较另类的一个,没有半点街道历史的典故,完全是以街道的形状来命名的。据清朝道光年间的《阳曲县志》记载:“天平巷俗名猪头巷,形状如天平,故名。”不难看出,关于天平巷称谓的历史少也有近两百年了。常晋风住在天平巷东头,是这条街上的老住户,自打记事起就生活在这里。回忆起小巷的变迁,他的感慨是它的老模样太清秀了。过去,早上起来遛弯,不到5米宽的巷子静悄悄的,两旁都是青砖院墙,墙角下长着红的花绿的草,悠悠地走过去,就像在欣赏一幅水墨画。逐渐地,巷子东西两头盖起了楼房,那种清秀的感觉消失了。不过年过花甲的常晋风还是能从现实中找到新的快意之处,只要天气好,站在院子门口,看着巷子里嬉闹的孩子、晒太阳的老人,和凑在一起拉家常的邻居,紧张的都市节奏仿佛一下子松弛下来,生活的气息浓浓的……本报 吴学强

来去匆匆的开化寺北街

以古刹开化寺得名的街道,在民国时有两条:一条名叫开化市,一条名叫开化寺街。据《太原指南》载:“开化市,东通东夹道,西通西夹道、南仓巷,南至开化寺街,北至钟楼街、按司街。”“开化寺街,南至棉花巷、小铁匠巷、前所街,东至西校尉营,北通开化市、于家胡同、静安里,南通炒米巷,西至东米市、柴米巷。”准确地说,这两条记载丝毫未错,但是,没有在那块地方居住过,或者说不熟悉那块地方街巷情况的人,或会被上述记载引入迷宫,或会以为上述记载有误,而搞不清所载诸街巷是怎样相互衔接的。因为当年的开化寺街与后来的开化寺北街,无重叠演变关系,姑且搁置一边,不去理会。而当年的“开化市”却与后来的“开化寺北街”,地域大致重叠,有沿革关系,所以需简述如后。所谓开化市,顾名思义,乃以市场得街名。此街名产生于民国之初,或更早一些的清之末季,是在原古刹开化寺的大部分遗址上形成的。当年此街有5个出口:西北口通按司街;东北口通钟楼街;正西出口西通南仓巷,南通西夹道;东出口通东夹道;南出口通开化寺街。开化市街名从约定俗成,到民初正式确认产生,一直到改革开放之初的1982年,始终这样使用。1982年地名普查时,太原市革命委员会“因其位于开化寺南街之正北,”遂发文正式更名为“开化市北街”。然而,此后不到5年,在旧城改造中,此街便全部拆去,新建了现在的开化寺市场。街道和街名统统不存,称其为“来去匆匆的开化寺北街”,当无不确切之虞。细细品味开化寺北街之得名,再玩味宋至明清以来的古刹开化寺实况及演变,并联想其原名开化市,似乎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此街名当初确实不应该更改。首先,原开化寺街的一部分,共和国创建后更名开化寺南街,依据是其街位于古开化寺山门外大牌楼之南,与古刹山门是丁字对接。更名方位准确。其次久居此街之老居民,早在口头上简称其街为“南街”、“南街上”、“牌楼南”,只是在书写时才用“开化寺街”。更名尊重了实际的使用,纠正了原开化寺街,多出口、多走向、多街连、难准确查询的烦琐弊端。而开化寺北街定名时,仅考虑到它在开化寺南街之北的因素,却没有考虑到它在开化寺庙宇的遗址之上,首先出了方位和定位的失误。其次,长期以来人们称其开化市或开化寺,是以其古为寺院后为市场,渐成街巷的历史发展实际而称,主观地不依民生习俗和习惯,而定名为开化寺北街,没有尊重实际使用,试问当今太原市民有几位还有开化寺北街的记忆?似乎也可以这样认为开化寺北街乃因拆迁而消失,但是,如不拆迁,此街之名似乎也难持久。因为开化寺北街是在开化寺故址上形成的,所以述说开化寺当为必然。清地方志书载:“晋广昌安喜王祈母疾于此,表赐开化禅林、发帑金,命中贵、安澄修。万历间,僧元祥建砖塔于殿院,勒石曰:‘雁塔题名,自是科名鼎盛。缘事毁,或谓塔关文运,宜复旧观。’寺贮全藏,明末散佚,栋宇亦颓。国朝康熙三年巡抚杨熙倡修补缮全藏。”王继祖

古建砖雕
电容回收
二手不锈钢储罐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