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故事会·文摘版】猫鼠同乳

发布时间:2019-09-14 09:06:22 编辑:笔名

动物王国基层上缴国家财税下滑,狮王坐卧不安。于是拿起电话便问起一个个封疆大吏老虎。其中一个虎吏答曰:狮王,我这里连工资都发不下去了,也正在打电话问狼府。几乎虎吏们的回答都是同出一撤。
狮王“啪”的一声,把手机板在地上摔得粉碎。
独角兽走进狮王王办公室见到手机摔在地上,便问狮王,“是什么不高兴的事把大王惹怒了,发这么大的火?”狮王说,“现在政令不通,地方上缴财税越来越少,单靠手机也管不了国家大事。”
独角兽立马安慰,“狮王息怒、狮王息怒。”地方上缴财税越来越少,百鸟禽兽也不安生。现在国家局面形成两头紧。你看看画眉姐、鹦鹉哥、穿山甲的联名举报信就知道了。
狮王接过独角兽递过来的举报信:尊敬的独角兽署长,天底下你秉公执法。本来告状要一级一级的来,但下面官官相护,我们已失去信心。
在我们鼠镇,什么提留、税收,我们从来没有少国家一分。除了国家的正常提留税收,鼠长还要我们另交安全保护费,山林居住费、污染费等等。交完这些费用,我们本来所剩无几了,但还要遭到鼠辈家族的明偷暗抢,吃拿卡要。像我们这些画眉、鹦鹉、穿山甲及其比我们更弱势的群体,已经处于生命的边缘。黄鼠狼本来也可以和鼠辈抗衡,但在我们鼠镇属于鼠家掌权,黄鼠狼也只能忍气吞声。狮王不是倡导动物世界也要和谐吗?但鼠长只顾他们的家族利益,什么都往百鸟禽兽身上刮,如果刮了上缴国家,我们还想得通,问题是它们所刮收入都装入它们自己的腰包。为了我们百鸟禽兽的安宁,狼府下面也设了猫衙。
鸟城离狮城五千多公里,我们吃尽了山高皇帝远的苦头。在我们鸟城,猫衙才是我们真正的皇帝。对于我们鼠镇发生的事,猫衙本来是知道的,但鼠长的女儿嫁给了猫衙的儿子,猫鼠同乳已成定局。据小道消息,猫衙的千金也正在与狼府的公子相恋,我们也就不敢向狼府反映,免得像老山羊的小羊被狼吃了向老虎告状,老虎大笔一挥批转狼办,其结果连老山羊也葬送了性命,我们不想重演老山羊的悲剧,从小心的角度出发,只好越级向你反映,救救我们这些百鸟群兽。如果你能微服私访,不要先给虎吏、狼府、猫衙打电话,如果你给他们打了电话,就会形成那种乡哄区,区哄县,一直哄到国务院的笑话。如果你做不了主,也可以把这封信转给狮王看看,如果狮王也只是摇摇头,那我们这个动物王国也就亡了。
狮王看完举报信,“独角兽,我明白了,地方上缴财税一年比一年少,百鸟群兽疾苦一年比一年难熬。问题不在两头,而在中间。猫鼠同乳、虎狼割据。利益平分。就拿鼠镇开刀,先派狐狸司长直插鼠镇,既不要告知虎吏,也不要通知狼府。”
狐狸司长悄悄来到鼠镇找到了鼠长。“我是狼府派来考察猫衙的,想从你这里得知一些猫衙的情况,如果没有原则性的问题,猫衙另有重用。”鼠长知其上级考察自己的亲家猫衙,端出一盘又一盘的山珍海味、乌龟王八。
狐狸司长大吃一惊,“你们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伙食标准不但超过了猫衙,而且还超过了虎吏,狮王更是望尘莫及!”
“鼠长说,既然你是狼府派来的,我也就不瞒你了,这些都是昨晚从猫衙家领来的。”
“什么!”狐狸司长更是大吃一惊,“猫衙家族也与你们鼠氏家族同流合污?”
“难道你不相信?”鼠长反问。
“我是不相信,鼠氏家族与猫氏家族自古以来都是不共戴天。鼠在我们动物王国比起其它家族基本是嗤之以鼻,但作为一个物种的存在,动物王国也不能鼠氏家族斩尽杀绝。为了遏制你们家族的偷偷摸摸,狮王才设猫衙对你们加强管理,想不到你还成了一镇之长。”
鼠长哈哈大笑,这是哪个年代的话呀。“二十年前,我们是干了一些伤天害理的事,专偷画眉及其小动物的食物,现在改革开放,基本与猫平分秋色。”
“与猫平分秋色,此话怎讲?”
鼠长说,“这里有一个故事。十年前,我的弟兄去偷猫衙家,发现他家柜子里装的尽是金条银饰、床底下到处都是山珍海味。正当弟兄们准备满载而归时,猫衙回来了。猫衙拿起电话就要告诉它的衙丁。我那些弟兄也不是省油的灯。‘猫衙,一不做、二不休。要去就去动物廉署,干脆咱们同归于尽。’猫衙当时就惊呆了。半天后才说,‘哪里都不去了,你们也是为了生存,这东西要哪样就拿哪样,今后有什么困难还可以来找我。’”
故事传开后,那些大猫、小猫见我们躲都躲不赢。
狐狸司长暗喜,一边喝酒一边聊。
酒过三巡,鼠长道出了它镇长来历的实情。鼠镇原本是黄鼠狼的掌权,因其它常与猫衙顶嘴,后因我与猫衙有过那段不能告知天下的隐情。在那次选举中,猫衙动了手脚,我就成了一镇之长,在我们鼠氏家族中,算是光宗耀祖。
狐狸司长说:“鼠长,你们那次勒索猫衙切实是犯罪呀。”
“犯哪样罪?论罪的话,我们是行偷,还要付出劳动。猫衙是受贿,坐在家里有人送来。从处理结果上看,我的弟兄小偷小摸莫非给予拘留十五日,而猫衙坐牢至少十几年。哪个划算,还是猫衙聪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狐狸司长端起酒杯,谢谢你酒醉吐真言。我现在实话告诉你:“我是独角兽廉政公署派来的,你虽然做了一些坏事,但比起猫衙,你仍然是小巫见大巫。不过也不不要紧,只要你能够倒戈揭发,我们可以从宽处理,动物王国不但不与你们鼠辈为敌,甚至还可成为动物王国的反腐英雄。”
鼠长满头大汗,忧心忡忡,“这事要等我考虑一下,现在我女儿都嫁给了猫衙的公子,倒戈不是害了我女儿吗?”
狐狸司长板起面孔,拿出录音笔。“刚才的谈话都在里边,是继续立功还是妄想包庇,由你自己选择。你们鼠镇的事,已经有鸟举报到狮王那里。人类反腐是先打老虎后打苍蝇,我们动物王国是先打老鼠后打老虎虎。凭你今晚的口供,在这特定时期,杀头足矣。到那时,可能会连你女儿也保不住。”
鼠长跪地求饶,“既然如此,我就交代。”
狐狸司长获得手资料后立即返往狮城向独角兽廉政公署汇报,狮王也被独角兽请来听取汇报。
狐狸司长汇报完毕,狮王当即作出指示,“地方上缴财税吃紧,原因就在基层猫鼠同乳,平分秋色。狐狸司长这次深入鼠镇功不可没。我命令由独角兽署长带队,黑猫警长组织人马,明天就直奔鼠镇,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就地处置、杀猫儆狼。特别是那个猫衙,不杀不平百鸟群兽之愤。”
动物王国终于在柳林县召开宣判大会。猫衙、鼠长及其它们的弟兄耷拉着脑袋站在大会主席台之前,独角兽高声宣判:判处贪赃枉法之猫衙死刑,大猫死缓,二猫无期,猫爪有期徒刑二十年。
鼠长急了,心想又上了狐狸司长的当,于是抬头悄悄看了独角兽一眼。只见独角兽喝了一口水又继续往下宣判:鉴于鼠长及其鼠辈在动物王国开展的反腐倡廉首战中检举揭发有功,判处鼠长有期徒刑三年实行监外执行,每月向兔管所汇报一次改造心得。
会场顿时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猫衙在刑场上凄厉嘶叫:独角兽,狐狸大王怎么不来刑场监督呢?还有狼、还有老虎他们……
独角兽说:你就安心地去吧,本官遵循不告不理的原则,只要它们哪一天落在本官麾下,我一定会叫它们早一天来找你叙旧。
昔日猖獗一时的鼠氏家族虽然免除了刑事处罚,但只要见着天上哪怕飞来一只雏鹰也会立即钻地缝、入鼠洞。猫氏家族也因其猫衙的下场而萎靡不振,提心吊胆。只有其它弱势群体采取不同的方式来庆祝动物王国反腐行动首战告捷。各地虎吏、狼府、猫衙知其狮王已在鼠镇果断采取行动,纷纷跑到金丝猴户部补缴地方财税和独角兽廉政公署及其地方分支机构投案自首。
百灵放歌、山鸡起舞、喜鹊报信、金蛇耍龙、兔子下坡、麂子登山、羚羊聚会。动物王国又重现昔日的风清日丽。

共 294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用寓言的形式讲述了动物界的一次别开生面的反腐行动。狮王在看到独角兽带来的举报信后,立即指派狐狸司长前去调查取证,当狐狸司长巧用计谋取得手证据后,狮王果断命令独角兽署长带队,黑猫警长组织人马,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就地处置,以平兽愤!一番重典之后,动物王国又重现昔日的风清日丽。文章内涵丰厚,给人以深刻启示,推荐阅读。【编辑:上官欢儿】
1 楼 文友: 2016-01-18 16:58:11 问好文心无疆老师,感谢老师支持故事会文摘版,祝老师创作愉快,收获多多,期待老师更多精彩!拉肚如何快速止泻
孩子总流鼻血
小儿眼屎多
小葵花露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