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墨香盟主之离间计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46:31 编辑:笔名

说起锦绣城县太爷这人,知道的恐怕没有几个。但说到雪风寨的五狼,那可真是远近闻名,如雷贯耳。雪风寨的威武五狼在早年就创下了很大的名头,威武五狼各有所长,只要团结起来就能所向披靡无人能及,这也是雪风寨能屹立如此之久而不倒的原因,近几年来名声已盖过了赵洪景赵盟主,北方各地方的武林势力以雪风寨唯马首是瞻。他们更是对附近的村庄也很照顾,和附近村庄的关系也很友好,常也做些劫富济贫的壮举,因此官府对他们没办法,县太爷更是对他们深恶而痛绝,认为这些是威胁他的地位,阻挡了他的财路,和他过不去。但五狼才不管那么多,仍然是像往常一样。  赤发狂狼赤老大披散着乱蓬蓬的像火烧一般的红发,搓着手在恶狼厅走来走去。敞开着衣衫,露出钢筋般的胸膛,这“钢筋”上刺着一颗狼头,栩栩如生。他着急的说:“老三怎么还不回来,可别着了鹰爪孙的道了!”其实他关心的还是三弟飞天神狼手中的那个物件,对于“三弟怎么还不回来”之类的话语,不过是不让人说闲话而已。老二玉面俏狼,一袭白衣,一柄折扇,面如白玉,轻摇折扇说:“大哥多虑了,老三号称飞天神狼,区区一个锦绣城难不倒三弟。再说给前知县的好处也不少了,他不能不照顾些。”千面人狼也说:“话是这么说的,但我总认为那家伙不厚道,我们还是要小心行事,免得着了那龟孙子的道。”赤发狂狼沉思着说道:“老四说的也不是没道理,我们还是见机行事吧!”老二玉面俏狼点头称是。千手魔狼平时寡言少语,这时也只是点点头。雪风寨的五狼早年在幽冥鬼手前学习武艺,五狼各学幽冥鬼手的一手绝技,经过几十年的刻苦训练,终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赤发狂狼学习的是幽冥鬼手的大力魔功,使一鬼头大刀,招沉力猛,厉害无比;老二玉面俏狼攻骷髅扇的绝技,已得幽冥鬼手的九成功力;老三学习轻功,据说已达到一苇渡江的境界;老四习得幽冥鬼手的易容术,老五练暗器,出手之快无人能及,江湖人称千手魔狼。  忽然,有小喽啰禀报:“三大王回来了。”赤发狂狼想着那个物件,心中一阵激动,连忙迎了出去,千面人狼与玉面俏狼也跟着走出。飞天神狼满脸风尘,滚鞍下马,早有人呈上一大碗酒,飞天神狼接过一饮而尽。赤发狂狼连忙上前急切地问:“东西得手了吗?”飞天神狼点点头,举步走进厅堂,从怀中拿出一卷纸,铺在桌子上说:“这就是锦绣城的地图,凡是有哨卡的地方我都用红圈标注过。”赤发狂狼三步并作两步跃进厅堂,连忙凑近看,只见图上画红圈数多达数十处,几乎将一个小小的锦绣城给掩盖住,而且每三处相互联系。飞天神狼说:“锦绣城戒备森严进退不易,何况还设了这么多哨卡,倘若一处被惊动,全城的哨卡均被惊动,怕是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来,更何况是人。”赤发狂狼不觉一阵失望,双手插进了乱蓬蓬的头发里乱拨,似乎感觉他这头发还不够乱。玉面俏狼走上前说:“大哥不用急,就算是固若金汤的堡垒也有缺点,何况是一个锦绣城!”话音未落,就有守卫喝道:“什么人?”一人轻飘飘落在厅堂,毫无声息。赤发狂狼已把刀在手,千手魔狼迅速向他撒下了十几枚钢镖,那来人竟一一躲过。那来人说道:“雪风寨五狼果然名不虚传,佩服佩服。”赤发狂狼这才看清来人四十岁上下,小眼睛,鹰钩鼻,两边太阳穴高高鼓起,看来内力已登峰造极。玉面俏狼拱手说:“还未请教阁下尊号。”那来人也毫不含糊,一拱手说:“老夫赵洪景!”这一名字,早已是响彻江湖,成了武林至高地位的象征,武林中就算没见过其人,也被他的精湛的武艺和高尚的武德所折服。雪风寨五狼对他也是仰慕已久,赤发狂狼上前连连打躬作揖,请上座。玉面俏狼略一沉思对赤发狂狼说:“大哥,常人都说赵盟主武艺精湛,小弟我十分钦佩,也是仰慕已久,苦于没有学习的机会,没想到今天赵盟主光临舍下,实在是机会千载难得,还想让盟主多指点几招。”玉面俏狼在五狼中心思缜密,头脑灵活,是一个很难对付的角色,他想不清楚盟主怎么会到恶狼寨来,是真是假自己一试便知。玉面俏狼向赵洪景一拱手说:“请赵盟主多赐教。”赵洪景微微一笑,连说了几声“好说”。玉面俏狼脚下一使力,平平向前急速滑去,赵洪景仍是微笑着不动,似乎这招不是向他袭来的,快接近赵洪景门面时,玉面俏狼急出骷髅扇“嚓”的打开,向赵洪景颈部划去,赵洪景不慌不忙,矮身躲过,出右掌击玉面俏狼左胁,玉面俏狼这招已然使老,无法回救,立即双脚一点地,从赵洪景头顶飞过,双脚还没落地,凌空向赵洪景后背划去,赵洪景变掌为爪,手臂一长,反身向玉面俏狼手腕上抓去,玉面俏狼只觉得手腕就要断裂,急忙使出鬼影连环腿向赵洪景踢去,赵洪景撒手后退,抱拳说:“玉面俏狼功夫果然了得,老夫年老力弱,已不是年轻后辈的对手了。”玉面俏狼连身说“不敢不敢”,心下却说:这赵盟主功夫果然了得,无怪江湖上说的那么神。  赤发狂狼哈哈一笑说:“今日有幸得见赵盟主的功夫,不枉此生呀!请赵盟主上坐。”有几个喽啰早已捧来了几杯香茶,赤发狂狼呷了一口茶问:“赵盟主这次北上是有什么事吧?”赵洪景抬头说:“不错,我听说锦绣城的县令要将几年来搜刮的民脂民膏运到京城,送给当朝宰相。又一路上听说五位都是劫富济贫的好汉,所以想和各位商量看能不能将这些不义之财全数回归到人民手中。”赤发狂狼一听,心下一高兴就说道:“我们早就知道这不义之财,只是守卫太森严,不易攻入。”赵洪景惊道:“哦,看来我们这真是不谋而合。”赤发狂狼接着说道:“刚才我们还都是一筹莫展,但只要有您赵盟主和您的手下,这事也就易如反掌了。”赵洪景说道:“我这次这事除了各位外,其余人都不知道,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赤发狂狼等听盟主不想让人知道,也就没多说。赵洪景接着说道:“这次去锦绣城了解到他们的守卫人员表。”赤发狂狼双眼发光,连忙接过来看,只见上面写道:东门,捕头赵老大,武功平庸,但城头配备了万箭穿心;西门,一人,西门若水,剑术高超,一手若水剑法出神入化;南门:翻云手何愁,翻云掌厉害无比。赤老大看毕,神色颓然。赵洪景说道:“东门的赵老大功夫稀松平常,但他所把守的城头配备有“万箭穿心”,稍有不慎就会被射成一只刺猬;西门的西门若水,是邪派高手,一手若水剑出神入化,只要是让她缠上了就必死无疑;还有南门的翻云手何愁,更是武林中久负盛名的前辈,自然不易对付,倘若头脑一热,冒冒失失和他正面动手,只怕是凶多吉少。”赤发狂狼失望的说:“看来这事是无法下手了”赵洪景说:“赤老大不必担心,这事我已想好了。要想破了这锦绣城,必须找个轻功极好、暗器绝妙、还要有一个刀法精湛的人和折扇了得的人。这样的人又正好都在雪风寨,所以老夫就拜托各位,夺回这些搜刮的民脂民膏,交还给人民,还有也少不了各位的好处。”赤发狂狼已知道赵洪景说的是自己的大力魔功和鬼头刀的绝技,还有三弟的轻功,五弟的飞镖绝技以及二弟无与伦比的骷髅扇的绝技。又听说赵洪景把人民大众的利益抬出,这让赤发狂狼不好拒绝,随后说的“好处少不了”等等的话,心想:等夺得钱财再说吧,到时候我们五个一起上还怕杀不过你吗?于是微微一笑就说道:“还好赵盟主提醒,这人都在我手下,我怎么竟给忘了。”  随后赵洪景被安排住在老二玉面俏狼的隔壁休息,玉面俏狼想着今天的事,东门,捕头赵老大,武功平庸,但城头配备了万箭穿心,这地方自己是万万去不得的,搞不好那赵老大一急,发起狠来,放那万箭穿心,自己一个好好的玉面俏狼只怕是要变玉面刺猬了;西门的西门若水,剑术高超,一手若水剑法出神入化,自己是万万敌不过的,搞不好是要命丧他手的;南门的翻云手何愁,是公认的武林前辈,在掌法上已享誉几十年,自己碰到他也只能是望风而遁,更别说动手了。玉面俏狼是聪明的人,聪明的人都怕死,玉面俏狼也不例外,他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就想摆脱明天的事。  突然,有人轻轻在敲门,玉面俏狼请他进来,却不想是赵洪景。他进来拱手说道:“深夜打扰请恕罪呀。”玉面俏狼说道:“哪里哪里,赵先生有事吧?”赵洪景笑着说道:“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呀,近年来我门下弟子没有一个成材的,我担心我这百年之后盟主这位子没人担当,到时候武林各派又会相互争夺盟主之位,相互残杀,弄得血流成河,这是我不愿看到的。”玉面俏狼一阵激动,赵洪景接着说:“我寻遍了许多地方也没找到个合适的人选,但今天看你天资聪慧,是百年不出的高手,但不知有没有兴趣入我门下?”玉面俏狼在这个地方待了几年了,早已待腻了,也想着能去外面闯荡江湖,但又离不开雪风寨,正在举棋不定的时候,恰巧赵洪景到来,又给他指明了条道路,玉面俏狼是聪明之人,这样的机会又怎能不把握?于是给赵洪景跪下磕头拜师,赵洪景哈哈一笑,忙扶起他,给他分析了当前的局势,认为雪风寨是可以和他们抢盟主之位的人,要想保持盟主之位,就要铲除恶浪谷的势力,又说了盟主的种种好处,玉面俏狼已然说动,连连答应。于是他们两计划好一切,就等着明天的事。赵洪景就回房了,玉面俏狼还想着赵洪景所说的话,初夏已端来了四色糕点和一壶茶当夜宵,玉面俏狼想着刚才在门外的应该是初夏,那些话已被她听去,当然不能留她活口,倘若她一走漏风声,这事就泡汤了。玉面俏狼轻轻揽过初夏的纤腰,将她搂入怀里,初夏挣扎着要摆脱,但无奈玉面俏狼搂得很紧,无法挣脱,初夏微喘着气息,脸色娇红,胸口起伏,玉面俏狼轻吻着初夏的秀发,从头顶一直吻下来,初夏娇喘微微,初夏看着玉面俏狼一种坏坏的表情,心中一荡,知道每次他想要自己的时候都是这种表情,她微闭秀目,享受着这温柔。玉面俏狼的手轻轻从耳边向下滑去,已经到了她的胸口,初夏有点紧张。对于她这个三十几岁的女人来说,这种事已经不是次了,为什么还会这么紧张,她发现他的手有点不安分,突然,他的手已扼住了自己的脖子,她发现他这不是在开玩笑,他的眼神也变得很恶毒,她想呼叫,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的手像蛇一样缠住了自己的喉咙,无法摆脱,终于,她头一偏,就断气了。  第二天傍晚,雪风寨的人已浩浩荡荡开向了锦绣城。到达锦绣城的时候已经是夜晚,赤老大按照事先安排好的计划进行,南门的翻云掌何愁自己对付,以硬碰硬;西门的西门若水由飞天神狼对付,东门的赵老大交给千手魔狼来对付,千手魔狼的飞镖应该可以打得赵老大无还手之力,玉面俏狼带一队人马负责抢财宝,安排妥当后就各自行动了。赤老大使出了他的大力魔功,舞得鬼头刀虎虎生风,无人能靠近,就连在掌法上享誉几十年的翻云掌何愁一时之间也没了对策,只得东躲西藏,靠近的那些小兵有稍躲得慢的,都被拦腰斩断,剩下的都一哄而散。赤发狂狼舞了将近半个时辰,累得气喘吁吁,豆大的汗水从头顶滚下,他撑着鬼头刀想稍稍休息,但立刻就觉得背后翻云掌何愁凌厉的掌风袭来,他也不敢怠慢,忙又提刀狂舞,将他逼退,翻云掌何愁只是在他周围转圈,却不攻击,但只要赤发狂狼稍一停下喘气,翻云掌何愁就抢上来攻击,不让赤发狂狼有喘气的机会。赤发狂狼快要支持不住了,翻云掌何愁一见赤老大快不行了,忙从背后补上一掌,赤老大却不向他回刀招架,一把鬼头刀却插向了自己,翻云掌何愁也没想多少,赤老大矮身低头,何愁一掌收不住打空,自己的身体快贴近赤老大的背部,却不想吃赤大旋转刀柄,刀身立刻就长了几十寸,“扑”的一声,刀已穿过了翻云掌何愁,何愁一吃痛,想挣扎着摆脱,却不想赤老大阴阴一笑,又一旋转刀柄,刀尖立刻就出现了许多倒钩,翻云掌何愁无法摆脱,终于睁大着双目和赤发狂狼同归于尽。飞天神狼刚到西门,就被西门若水连绵不断的剑法缠住,不能前进寸步,飞天神狼闪到右边,她就缠到右边;飞天神狼闪到左边,她就跟到左边。飞天神狼喘着气停在一边笑着说:“我说西门若水,你是不是瞧上我了,就算是瞧上了,也不用这样追呀,等这事解决了,咱们两慢慢来。”西门若水向来是受人尊敬的,今天被飞天神狼这么一说,气得脸色发青,双眼发红,剑招源源不断向飞天神狼袭去,飞天神狼急忙招架,西门若水周围尽是飞天神狼的身影,西门若水剑招一变,飞天神狼才发现自己周围都是西门若水的身形,心下一慌,身形稍慢,竟被西门若水一剑刺穿。东门的赵老大早已准备好了,千手魔狼刚到城门下,就被“万箭穿心”逼退,他连忙挥出十几枚飞镖,才化解掉了这几十根飞箭,那飞箭连绵不断,一波接着一波,千手魔狼使出浑身解数,用几枚飞镖才将赵老大钉死,“万箭穿心”的飞箭也就停下了,但千手魔狼已身中几根飞箭,而且箭上都淬剧毒,千手魔狼也已奄奄一息。玉面俏狼在赵洪景的指点下一路顺风,取得许多财宝浩浩荡荡出了锦绣城,向雪风寨奔回。  赵洪景已经和千面人狼摆好了酒席,就等着几个头领凯旋而归,玉面俏狼欢欢喜喜进入了雪风寨,走进厅堂。厅堂里就只有千面人狼和赵洪景,千面人狼高兴地向玉面俏狼走来,赵洪景暗使眼色,千面人狼只觉眼前寒光一闪,一把淬毒的匕首已刺进了自己的胸口,千面人狼睁大着双眼指着玉面俏狼只说了几个“你”,就倒地身亡了。赵洪景哈哈一笑说:“不错不错,真不愧是我的徒弟,果然心狠手辣,看来下一届的武林盟主之位非你莫属了。”玉面俏狼欢喜万分,连连说道:“都是您栽培的,以后徒弟我自当是对师傅更加竭尽所能,为师傅效劳。”赵洪景叫玉面俏狼坐下和他一块喝庆功酒。玉面俏狼一高兴,就连喝了几杯,却发现赵洪景一杯也没喝,就请他也喝几杯,不料赵洪景却说:“这酒是专门为你们雪风寨的人送行的,我就不用喝了。”玉面俏狼才觉得喉咙像有几千枚针扎那样痛苦,这酒里早已下了毒。赵洪景说:“这都是你们雪风寨自己找的,谁叫你们的名声越来越大,都快盖过我这个盟主,再说锦绣城的县令请我去消灭你们,说你们阻挡了他老人家的财路,我也就只好出手了。”玉面俏狼指着他慢慢倒在地上,说不出一句话,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找的,不仅害了自己,还害了这许多兄弟,辛苦建立几十年的雪风寨在他的贪念下土崩瓦解了。  江湖中有多少成名的人,没有死在敌人的刀剑下,却是死在了自己一时的贪念之下,到弄得身败名裂,遭江湖中人的唾弃。 共 555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阳痿的伤害是什么呢
昆明治癫痫研究院哪好
云南有癫痫医院吗

上一篇:春天里的期望

下一篇:留恋决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