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一夜情断送了我二十年的单相思余姚生活网a

发布时间:2019-07-12 21:10:02 编辑:笔名

讲述人:周红英  性别:女  年龄:37岁  职业:酒店老板  地点:本报讲述室  前言:江西来的讲述者  3月底接到周红英的,她问我百姓讲述还做不做?我觉得很奇怪,百姓讲述每天都能看到的。后来才明白,她是江西人,是个酒店的老板,几个月前,无意中看到一份顾客留下的武汉晚报,对这个栏目很有兴趣,当时就想过来谈谈,但还是有些犹豫。终于下了决心,她又担心武汉这边有了变化。  我问她来武汉还有没有别的事情。她说没有,专程来讲述的。我很感动,可又觉得没有必要——里谈也可以啊。可是,她还是执意要过来,说她的故事已经留在心里太久了,一定要说出来。  她是个高挑、白皙的女人,穿着暗红色的套裙,看上去很优雅。虽然在外地,又在专门的讲述室里,她还是很紧张,说希望除我之外,没有别人看到她。所以,我到办公室里通知别的,我出来之前,任何人不要进讲述室。  15岁的噩梦  这个故事要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讲。9岁时,我爸爸病逝了,一年后,妈妈改嫁。那家已有6个孩子,我和哥哥成了不受欢迎的“拖油瓶”。  小学一读完,我就开始在外面混,没钱时捡破烂、帮人家卖报纸杂志,有钱了,就带着一帮年纪差不多的孩子四处招摇。15岁时,我已经是那一带小有名气的“大姐大”。  就在那年,我遇到了另一个帮派的“老大”。次见面,他把我带到一间小房子,强暴了我。当时我对  我的应酬很多,每次吃饭挑地方,我总挑在他家附近。可是,没有缘就是没有缘——没有一次遇到过他。  有次听说他病了,住院。我心急如焚,好想去看他,又担心引起误会。那几天,我就在医院的门口转啊转啊,希望能遇到他,能看他一眼,也好安个心。直到听他老婆无意说起马非已经出院了,我才不去那里。  (她无声地哭了,又点了一支烟,靠在沙发上,很久没有说话。)  我们终于有了一夜情  他是个本分、胆小、安于现状的男人。可是他老婆却在事业上很有追求,甚至有那么一点野心。每次听她老婆在我面前抱怨他,我总是很担心,怕他受到伤害。  去年开始,他老婆调到外地,回家的时间不多,每个月我会用纯朋友的语气跟他通个。有时他也给我打个,一看来电是他的号码,不管手头有多么重要的事,我也放到一边,立即找个安静的接听。  二月底,老公回了趟老家。在这里随便说一下,我没有爱过我老公,但是他是个好人,很爱我,对我很好,他不想离婚,我也不忍伤他。这时,我已经有了自己的酒店。那天晚上,我被客人逼着喝了几杯酒,关门后借着酒劲给马非打了个,要他请我消夜。他过来了,吃过饭后,我们到宾馆开了房。  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躺在他的怀里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世上幸福的女人。  (她流着泪说,你会不会觉得我很那个?我摇头。)  激情过后,我问,你知道我喜欢你吗?他点头。什么时候知道的,我问。从开始就知道了,他说。为什么那时你不找我?我问。我恨你,他说。我一下子跳起来,问他为什么恨我。他说因为我在他的个女朋友面前说了什么,才让他们分手的。我很激动,告诉他我没有找他的女朋友,更没有说不该说的话。他说算了,都过去了。  (他爱你吗?我问。她看着我,摇了摇头。我问,你怎么知道他不爱?她苦笑,说,第二天我就知道了。)  我不会打扰他的生活  我要开门做生意,从宾馆出来后直接去了酒店。下午一个好朋友找我有事,我就在他家附近找了个咖啡馆。谈完后,我给他打了个,他过来了。  他一进门,我就明白了,这个男人,一点都不爱我。  他坐立不安,不敢看我,眼神躲闪。男人,我见多了,想些什么我都能明白,我知道,这个老实、本分的男人正一门心思地担心我会不会影响他的平静生活。  从那天开始,我决定不再见他,我不能容忍我爱的男人怕我,也不想再给机会让他误会我、恨我。  (“再过两个月,是我们认识20周年,围着他转了20年,我觉得够了。”临行前,她轻声说。)  李青说情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下雪了,大观园的才女们准备就着雪景赋诗作对,拉来文墨不通的王熙凤开篇,王熙凤以一句”一夜北风紧“为才女们留下无限接续下去的空间。  纳兰性德有首词,开头一句是:人生若只如初见。这一句已把意思说尽,后面的所有句子都变成了可有可无。  有些故事的开始,如一夜北风紧,展开来路越走越宽,风景越来越美;有些故事的开始,就是人生若只如初见,就停在初相见的时候。  但愿我可以没成长,完全凭直觉觅对象。模糊地迷恋你一场,就当风雨下潮涨。  风停雨歇,涨起的潮落了,也就可以放下了。毕竟人不可能没成长,也不可能完全凭直觉做事。 相关文章 其它功能 ● 我要投稿或推荐(预留功能) ● 余姚论坛情感版块 ● 余姚论坛文学版块

微信小程序怎样制作
微信应用小程序
自己怎么做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