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无用与例外并不相像双生花图经营管理资讯

2018-10-30 11:54:34

无用与例外:并不相像双生花(图)经营管理资讯

马可1996年与毛继鸿创办 例外 ,2006年创立 无用 ,是首位在巴黎时装周做压轴发布的中国设计师,近期因彭丽媛穿其设计服装外访而大受关注。 马可:时装本无用,怪人自有招 【李谦/文】马可,中国知名女服装设计师,1971年出生于吉林长春,苏州丝绸工学院毕业,23岁时以《秦俑》获得第二届中国国际青年服装设计大赛金奖,1996年与毛继鸿创办服装品牌 例外 ,2006年创立品牌 无用 ,是首位在巴黎时装周做压轴发布的中国设计师,近期因彭丽媛穿其设计服装外访而大受关注。 马可火了,原因大家都知道,因为咱们的夫人这次出行的行头。但马可是个有点怪的女人,接触过她的人也许都会有这种感觉,但 怪 在这里是个充满魔力的褒义词,她孤僻、热衷自然、不爱世俗世界的物质生活,像哲人一样诗意地栖居在自己的时装领地,她拒绝庸俗、拒绝没灵魂的美、拒绝冰冷的流水线作业,即使面对突然降临的荣誉她也显得漫不经心,然而这就是坚持信念者所应得到的,毕竟上帝从来爱怪人,凡人则总是疏远和仰望。 近到处都是谈论彭丽媛跟随身为国家主席的丈夫出国访问的消息,的夫人一跃成为络检索热门词,这大概是国内从来没有过的事儿,虽然可爱国民的视线都集中在夫人的优雅行装上,但关心政治先从关心政治花边开始,却也是相当健康的发展轨迹。 毫无疑问,在彭丽媛穿的时装品牌 无用 被八卦出来的同时,它的设计师马可红了,这里的 红 指的是在大众范围内,但如果把这句话放在中国设计界,即使在十年前也不算是,她23岁就一举拿下中国国际服装设计大赛金奖、至今仍是年轻获奖人保持者,她是个在巴黎时装周做压轴秀的中国设计师,马可终于红了?她早就红了。 无用即大用 这个成立于2006年的时装品牌没有公关、不做广告、创建7年没有开过一家专卖店,身为品牌创始人和设计师的马可是长春人,她对镜头从来不感冒,留给人们的大多是侧影。 在一个月之前知道 无用 的人还少之又少,它的工作室在珠海一座民国时期的园林里,园子里总是一副旧时夏天的样子。这个成立于2006年的时装品牌没有公关、不做广告、创建7年没有开过一家专卖店,身为品牌创始人和设计师的马可是长春人,她对镜头从来不感冒,留给人们的大多是侧影。 在大红之后,无用在官方站上挂出了明晰的解释, 马可为彭丽媛女士此次出访四国提供了部分服装设计,并由无用和例外的生产技术人员分工制作,此设计项目出品不会对外销售。 这与马可曾和前夫共创的 例外 在微博上挂出的 彭教授是例外的老顾客 等狡黠言辞颇有不同,而这可能也是终导致 例外 与 无用 分道扬镳的根本,当人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会处处流露出目的,丝毫遮掩不了。 马可曾给 无用 下过定义,说它是致力于传统民间手工艺的传承与创新的公益性团体,这一想法从2006年无用创立之始就没变过,虽然受到过各种关于其定位过于高端、价格不亲民等争议,但马可没做所谓屈从 民意 这么跌份儿的决定,依旧只接受定制,价格在几千到几万元不等。 事实上如果见了 无用 之前的设计,就会发现它与 国母 身上蓝白黑的政要风格全然不同,它的几乎所有衣物都用到了超大码的做旧设计,而且天然织物和手工的痕迹很强,看起来跟光鲜、奢华这些大牌们纷纷爱往自己身上贴的词完全挨不上,但对马可来说无用不仅是创作,也是她的一种生存方式, 衣服就是皮肤之外,跟皮肤亲近的一层东西,它的价值在于情感的传递和表达,在这个意义上,所谓的流行、时尚都是不重要的。 也恰恰因此, 无用 以一种瓦解了物质的方式重塑了物质,尽管这想法跟她的精神导师三宅一生一样显得有点极端。 与在中国相比, 无用 和马可在西方受到的关注更多,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场2008年在巴黎小皇宫Palace Royal露天公园的秀,作为巴黎高级时装周的压轴大戏没有华丽的布景、精致的妆容,踩着恨天高的名流们只能站在围墙前的树阴下等待这场 的清贫 ,然而这场秀的主角却不是时装、而是思想,棉絮的生长、中国古老的纺织车、染布浆洗,他们眼前的 无用 因此而来,与用多名贵的皮革、怎样的限量版无关,它呼吁限度的对物质的占有,不执着于世俗的欲望,就像马可常挂在嘴边的那句 我愿意在这种主动选择的创造为本质、为简朴的生活中,追求为富足的精神世界 。 至此,再回过头看关于 无用 的争议,或许仍然存在,却显然没那么值得争论出结果。你可以追随它,但那不是它的目的,你也可以和它一样,那么它的目的才达到了。 无用与例外:并不相像的双生花 不必好奇为什么明明是 无用 出品的 彭教授 出访衣装、率先火起来的却是例外,在例外忙着公关的时候、马可和团队则是在赶制那备选的近百套设计方案,这对一奶同胞的姐妹花就跟它们的名字一样,一个出世、一个入世,确实不同。 有人说这是马可和前夫毛继鸿的对 例外 的经营理念不同造成的,这当然不是全部,事实上马可的确是个 怪姑娘 ,与看起来轻声慢语不同,她想法明确、坚定,想象力和执行力都出其不意地好,这从她大学读的是主要走模特步的服表系、终却成为知名设计师就看得出来。 马可和毛继鸿在1995年共同创办夫妻档 例外 时就已经分工明确,毕业于北京服装学院的毛继鸿负责市场、营销,毕业于苏州丝绸工学院服表专业的马可负责设计,他们经历过伯牙子期般的默契,一起在巴黎时装周门前寻找受邀请的中国人把他们带入秀场,一起在家 例外 店面开业前兴奋得睡不着,苦乐都挨过,挨不过去的是改变,这改变或好或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跟镜子上的裂缝一样,会一直存在、逐渐扩大、终破碎。 如今舆论大多将支持票投给相对低调的 无用 ,对 例外 的过分热情显得有点不买账,然而如果因为赞同马可本人的设计思想、就否认毛继鸿带领 例外 经过残酷的市场厮杀存活至今的本事,显然也不够客观。况且清高的马可又如何能越过重重障碍、将设计方案直送到夫人面前? 年轻气盛的时候马可曾极度反感千篇一律的流水线作业,她手下的 例外 也因此极度特别,甚至店员每天到店也要先念诵佛经静心。很快,她就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们将自己设计的例外批大衣带到北京寄卖,我还记得北京的那家叫做‘素人店铺’的店里,从晚上6点到9点,就售出了6件! 毛继鸿说起这些来难掩兴奋,就像他初说起马可时一样,不同的是,对 例外 的爱很干脆和自由,对马可的爱里似乎总有着些带有距离感的尊敬。 而后,两人终离婚了,又一个夫妻档创业梦破灭,接踵而来的是各色关于股权、接任设计师之类的狗血八卦,跟八点档电视剧一样无聊,却比它真实。现在马可仍然是例外的艺术指导就是的证明,他们没有一拍两散,至少还有些东西在。 2008年贾樟柯以 无用 为主题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还获得了当年威尼斯电影节纪录片的奖项,毛继鸿是出品人之一。片子里汾阳小镇的裁缝为了给媳妇买40块钱一件的衬衫关了店去搬煤了,马可有时整个下午坐在露台前看布料、有时整个下午在老园子里遛狗,前者面对摄像机和那些咄咄逼人的问题报以羞怯的笑、本能般的支吾;后者则可以温婉流畅地谈论如何告别欲望、朴实地生活。 影片飘出左小祖咒的《爱的劳工》, 妹妹你可知道母亲卖掉了父亲的勋章在昨天,像你屁股上吊着的水壶底那么大 ,我们永远不知道生活是否果真像哲学家们说的那样,口口声声说的、才是得不到的,虽然那或许是对抗暴力简单实用的慰安,但可以肯定的是,如今 例外 的员工已经不必每天早上念诵佛经了。 归根结底, 无用 与 例外 其实都是马可, 30岁以前是想明白‘我’到底是谁,30岁以后是如何让这个‘我’消失。 提到自己的17年设计生涯,马可有点感慨地说,而这也像极了她与生命里这两个品牌之间的关系。

苹果手机解锁
桶装水吸水器
氮气弹簧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