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悟空看私聊百六十七章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发布时间:2020-01-25 04:51:10 编辑:笔名

悟空看私聊 百六十七章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的左眼能看到鬼

自从孙悟空那天提到以后继续“功德兑换技能”这个游戏之后,郭大路就在暗暗憋这个大招,准备在他面前好好露一手,吓他一跳。

老实说,自从孙悟空不知哪根筋搭错(或者说搭对),跟他之间的沟通就很变得非常别扭。

郭大路也能感觉到他心里梗着什么事,但问题是他始终不愿意明说,满腔怒火怨气,沟通起来十分困难,让郭大路一度对自己的身份产生怀疑。

直到那天他说出那句“其实不关你的事”,当时郭大路也没有太留意这句话,因为在这之前,孙悟空已经无数次表达过这种意思:修行境界不到,不必多管闲事。

但现在重新去回味一下那句话,再联想之前那句“没有局外人”,郭大路有了不一样的感悟。

“其实不关你的事……”

“没有局外人……”

两句话前后对照,一个结论呼之欲出,郭大路的愤怒和自己有关,至少自己是他大雷霆之怒的因素之一,只不过当前境界下的自己对此没有任何意识,属于“客观有错,主观无辜”——棋子的特征!

如今看到孙悟空聊起造反时那种不加掩盖的兴奋语气,郭大路心里又有一种感觉,好像他是一边在按计划行事,又一边在施小手段泄愤,以向制定计划的人表达不满。

……

这些都是郭大路近的感悟,之所以此时又在脑子里过一遍,并非是他有了新的线索和想法,而是他想藉此平复一下激动不已的心情。

孙悟空那一串鲜艳明丽的红包一路排下去,谁看了能淡定得了?

要知道,那些红包每一个都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郭大路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点开个红包。

【花脊果5o个】

郭大路:“……”

然后他点开第二个。

仍旧是【花脊果5o个】

不用想了,后面肯定是一水的【花脊果5o个】

这样的淘气和恶作剧,可以说是很孙悟空了。

一盆冰凉冰凉的冰水,毫不留情(或许还带着嘲讽吧)地,对着郭大路那颗火热火热的热心——浇了下去。

没错,他之前是向孙悟空要过花脊果,且花脊果也确实很珍贵,且当时花脊果也的确没有成熟,且孙悟空也确实答应过他等到果子成熟时,他会主动过来……

他在这种氛围下,以这种形式将花脊果过来,心思谈不上多么单纯,是报复,纯粹的报复。

堂堂一个齐天大圣(虽然是自封),做这种事情有意思吗?

郭大路心里不甘地想着,虽然这头是他带起来的。

原本还想着用这2o万功德点换个“筋斗云”或者“变形术”来着,尽管花脊果也还不错,但和这两项道术相比,终究还是存在着一些落差的。

郭大路继续往下点,不出意料地一路【花脊果5o个】,就在他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赫然看到倒数第二个红包显示着“通幽”两个字,下面注释:

【通幽术,感应神仙鬼怪气机(依实力境界的高低而定),通晓神仙鬼怪之语,并可与之任意交谈】

“咦!”郭大路脸上浓缩的表情重新绽放,这技能其实也还不错。

想想孙悟空随随便便就能叫出土地、山神、功曹等神仙聊天问路,又能跟各路妖魔鬼怪魂魄无障碍交流,也挺有趣的。

“这2o万功德点值了。”

落差弥补,郭大路心情平复了很多,然后他收取了“通幽术”,一道混杂着金、黑、红三色的幽光钻入眉心。

郭大路点开一个红包,眼睛里顿时放出光芒。

【金丹长生术·炼气篇】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郭大路脸上的笑意根本压抑不住,点击收取红包的大拇指都忍不住轻轻颤动起来。

收完红包,郭大路郑重回复道:“谢谢悟空!”

孙悟空:“谢谁?”

郭大路恍然,回道:“多谢齐天大圣!”

孙悟空回了一个酷酷的表情。

看来造反状态下的孙悟空,心情果然荡漾,念头明显通达了很多,身上那种“暖男气质”多少有些恢复。

跟这种状态下的孙悟空进行沟通,郭大路的心情也是相当愉快,他想了想,回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这次把天庭闹得乌烟瘴气,玉帝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李天王父子马上要下来了吧?”

孙悟空:“我还怕他们不来呢!”

郭大路心道:“也是,悟空这次掀桌子本来也是既定的策略,不闹个大,天庭根本重视不起来。”

郭大路:“祝齐天大圣旗开得胜。”

孙悟空又一次回了那个酷酷的表情。

郭大路:“还是之前那句话,小心如来。”

孙悟空没有接这句话,回道:“‘养精篇’彻底巩固之后才开始修炼‘炼气篇’,修炼‘炼器篇’时,可以开始辅以丹药了,如今龙盘花、月棠、红尘草、神仙叹这些你已经有了,花脊果这次也给了你足量,至于怎么配置丹药,自己参照医家丹药篇吧。”

郭大路心里莫名感到一暖,虽然氛围和情境终究有所不同,但当初跟悟空交流的那种舒畅的感觉又回来了。

郭大路:“明白!”

……

无垢山。

一个一袭红裙的女孩,扶着一位身穿白色外套的老头站在山顶,望向石林处。

“师父,那阵法你能破吗?”

女孩看着老头问道。

老头沉吟片刻,然后摇了摇头,“从外面看,没有一年半载破不了,从里面的话,则无从判断,因为为师也从未见过这样的阵。”

女孩点点头,“不知布阵的是什么人?”

老头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没关系,只要他在天南露过面,我们就能找到他。”红衣女孩自信十足。

“回吧。”

老头没有评价女徒的话,转身离开。

独孤家在天南的确可以只手遮天,但要想找到那位将白丈师徒困在阵中的人,恐怕要费很大一番功夫。

一个阵法大家如果有意隐藏自己的行踪,岂是那么容易找得到的?

……

阵法大家郭大路已经启程回校,并在回到学校的第二天,迎来了开店至今的位外国客人。

一个相貌清纯、气质忧郁、疑似戴了冰蓝色美瞳的日本女留学生。

“我的名字叫做神遥,听说你的解忧杂货店可以为人们解决一切烦恼。”

女留学生的中文讲得十分流利,但这明显是个问句,她用的却是陈述的语气,不知是语言差异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可以。”郭大路点头,“说出你的烦恼吧。”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女孩犹豫了一下,“我的左眼能看到鬼,右眼能看到妖怪。”

郭大路认真打量了女孩一眼,点点头,道:“我信。”语气认真,不像说笑。

女留学生抬起头,直视郭大路的眼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都来读版阅读址:m.

保德县人民医院
长春能看银屑病的是哪家
安徽白癫风治疗方法
成都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湛江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