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万妖百四十四章设宴

发布时间:2020-01-25 04:37:12 编辑:笔名

万妖 百四十四章 设宴

四面瞬间响起一阵惊叹之声,宗派联盟盟主东方鸿亮亲自设宴,这份气度可着实不小,那可是玄阳大陆的人物啊。

如此一来,王通怕就真正站在高位了。

区区十岁的年纪,就能有如此功绩,当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四面那些名派大宗的老家伙,看向王通的目光越发热忱,心里已经暗暗下了决定,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结交王通!

只是不知道他喜欢什么,财宝?这种身份的人物财宝都是身外之物了。女人?他身边那位妖族女子可是绝色,天下间怕也无出其右,这也是行不通的,那该送些什么呢?

一侧的严盛和木战则是心里乐开了花,子乔还真是为木家立下了大功绩啊,唯有在不名不闻之时结交,才为深厚之情谊,比你们这群人现在苦思冥想不知要好了多少。

许多人都在暗自盘算的功夫,王通眸光却微微闪烁了一下,淡声道:“那晚辈便先行谢过了。”

“恐怕不仅仅是庆功这么简单吧,酒无好酒,宴无好宴啊。王通在心头微叹,不过现下自然是也容不得自己了,只能应承下来,徐图后计。

“呵呵,这便好了。”牧清扬呵呵一笑,向着王通又拱了拱手,“那老夫便先行回去复命了。”

说罢,牧清扬一转身,脚下一踮儿,飞身而去。

身边自然又少不了一番奉承,王通笑呵呵的转过头来,看向天阳宗:“五长老也会去么?”

脸色微微一变,五长老冷声道:“这就不劳王公子操心了,我天阳宗断不会败了风骨,若是公子想要以此羞辱,还是不必了。”

表情没有丝毫变化,王通再度问道:“不知此刻西北关天阳宗的主事之人,是不是五长老呢?”

冷哼一声,五长老神色不善:“此刻西北关天阳宗的主事之人,为大长老欧阳永,还请王公子不要弄错了。只是不知道你如此说话,是什么意思?”

“哦。”微微点头,王通眸光骤然冷冽,话锋一转,“若是欧阳大长老死掉,就该轮到五长老了吧?”

“王通!你莫要猖狂!”大长老欧阳永怒发冲冠,伸手点指王通,脸色狰狞。

一股狂猛的气势也自五长老身上汹涌而出:“王通!你今日于我人族有功,我敬你三分!可你不要忘了,你是我天阳宗的叛宗弟子!你刚刚所言是何意?要对我天阳宗出手么?便是你如今羽翼丰满,我天阳宗也不惧与你!”

“呵呵,五长老还是这副火爆脾气了。”王通笑着摇了摇头,却看也不看那欧阳永,径自道:“晚辈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请天阳宗今晚一道赴宴。”

气势缓缓收敛,五长老的脸色相当不好看,心里也在犯嘀咕,王通之前可并不是如此猖狂之人,难道是因为志得意满,性子也狂傲起来了?如果真是如此,这年轻人日后成就,也就没有什么可期待了。

不过……他的成就貌似已经达到了一个顶峰,想再进一步,也越发不容易了。

唉,心头微叹一声,如此心性,势必早夭啊。

虽然心中如此思量,五长老面色却依旧阴冷:“天阳宗谢过王公子好意了,不过你的庆功酒,可并不好喝,还是不必了!”

话音落下,五长老一甩袍袖,带着天阳宗众多弟子便要大步离去。

负手而立,王通在其后笑意盈盈:“晚辈可不是请五长老去喝庆功酒的,而是事关天阳宗主林辰身亡之谜!”

这一句话出口,所有人身形都是猛地一颤,那五长老霍的转过身来,苍老的脸庞都有着几许扭曲:“你说什么!”

五长老身为化神境强者,他也早有怀疑,天阳宗宗主林辰死的蹊跷,可在西北关有大长老主事,却是找不到一丝一毫的踪迹。但是这股不安的念头却是始终萦绕在五长老心头,如今陡然被王通提起,对他的触动自然是相当之大。

微微一笑,王通已经缓缓转身:“想要知道,五长老便今晚赴宴吧,我还为前辈还有一份大礼呢。”

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都透着一丝不同寻常,各自离去,而那些名派大宗的强者仍然是缠在王通身边,显然并不愿意就此无功而返。

怔怔在站在城上,四面的人越来越少,五长老目光呆滞。

“那个王通,只不过是虚张声势!”大长老欧阳永在一边忿忿道,“我们眼下应该尽快赶回天阳宗,操办宗主大丧,至于这个王通,等到这阵风潮过去再解决不迟。”

“老夫今晚去看一看。”沉吟片刻,五长老声音低沉。

“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么?难道还想去承受羞辱不成?”大长老欧阳永一声怒喝,“在这西北关我是主事之人,还轮不到你!即刻回宗!”

狠狠一咬牙,五长老闷声一喝:“欧阳永,你难不成是怕了!”

“你!”点指着五长老,欧阳永颌下胡子乱颤,猛地一转头正看到身后一众天阳宗弟子疑惑的目光,怒气冲冲的一甩袍袖:“去便去!你今日对老夫的羞辱,我记下了!”

大长老欧阳永忿忿而走,心底却在微微思量,那个小子应该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来,自己可是做的干净利落,没留任何痕迹啊。

西北关战事结束,整片天际却并没有安静下来,只不过喧嚣自城头转移到了城中,有凄厉的嘶吼变成了振奋的大笑。

终于保住了西北关,焚火帝国西北方尽皆是陷入了空前的庆祝之中,甚至于这种盛况在一日之内一直蔓延到了国都太康城。

鞭炮声,欢闹声,伴随着酒肉香弥散进西北关还没来得及消散的血气之中。

“五哥,我饿了。”丰野依然倒挂在树上,看着逐渐降下来的天色,迷迷糊糊的道。

揉揉肚子,熊五抽了抽鼻子,将那一阵阵香气吸进鼻子里,没好气的道:“你这么一说,老子也饿了。”

“大哥他们现在肯定都在喝酒吃肉呢,我也想吃。”丰野的言语之间就好似一个被拐卖的孩子,满是委屈,“在树上挂了一天了,我都迷糊了。”

“别废话,再忍忍。”熊五咂了咂嘴,“等到将手里事情办完,让你吃香喝辣。”

“五哥,我忍不住了。你跟我说,咱们到底是干什么?这地方可是西北关里面了,万一被那些人族强者发现咱们偷偷溜了进来,我又没吃饭……”

瞪圆了眼睛,熊五低声骂道:“你能不能有点儿出息?早知道我还不如带着四哥出来呢,老子怎么就没听说哪个神虚境强者还能被一顿饭饿着的,你小时候不动不动就一个冬天不吃不喝么?”

“你倒是想带着四哥,人家也不跟你出来啊。”丰野白了熊五一眼,“五哥,要不咱先出去找点儿吃喝打打牙祭?”

“你老老实实给我呆着。”熊五怒道,“要是这事儿老子自己能干,还用找你么。”

“那你得跟我说,这地方是哪啊?”丰野慢悠悠的道,“前面院子里有两道气息,可是相当不弱啊,嗯,貌似比我差不了多少。”

叹了口气,熊五无奈的晃晃脑袋:“我就跟你透露一下,你还记得上次趁我撒尿的时候拎石头砸我那老不死么?”

“记得啊。”丰野点点头,“交战的时候你找他好几回了,不过那老头儿身法灵活,跑得相当快啊。”

“咱们这次就是来抓他的,记得,要活的。”

“哎呀。”丰野脸色微微一变,“五哥,你这是要报复啊?你这也太记仇了,你记不记得你上次也是喝醉了酒,撒尿直接尿到老九嘴里了?人老九都没说追杀你。”

“滚蛋,那是老九没那本事,要是有能耐早把老子阉了,你没觉得从那事儿之后他连看我的眼神儿都不对么?”

“嗯,这倒是真的,我以前还真没注意来着。”丰野忽而又道:“那还抓活的干什么?直接弄死不就完了?”

“嘿嘿。”熊五一声冷笑,“老子可不是来报仇的,是受人之托来抓他的。而且人家可是开了大价钱,到时候你就瞧好吧。”

“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啊?谁要抓他?神虚境强者可不好抓啊。”丰野身子在半空晃荡了几下,情不自禁的挠挠头。

“所以我才把你叫来嘛。”熊五满不在乎的道,“五哥你还信不过么,现在别问那么多了,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丰野更加糊涂了:“那小子就在前面啊,咱们不去前面抓他,在树上挂一天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你傻么?”熊屑的一撇嘴,“你刚刚不还说神虚境强者不好抓么?咱们当然得打他一个出其不意,要是冒冒失失的跑到前面去,估计还要把咱们自己暴露了,那可怎么得了啊。”

“那老不死能跑到这树下来?”

撇撇嘴,熊五自信满满:“当然,这可是五哥突然间得到的灵感,你就没闻到这树下一股尿骚味儿么?等到那老不死的跑到数下来解开裤子,咱们就……”熊五猛地一攥拳头,“哼,懂了吧。”

“啊?这不是五哥你尿的?我刚刚就想说来着,只不过一直没好意思,我还以为是你在树上蹲了一天自己受不了了呢。”

熊五满脑门子黑线,丰野却还是喋喋不休:“五哥就是厉害,闻尿都这么有水平,这岂不是说只要让你闻一闻,连谁尿的你都能分出来?”

整张脸都黑了下去,熊五干呕了一声,闷闷的道:“老七啊,等到这次回去,五哥跟你好好聊聊,咱俩真该叙叙旧了。”

两个家伙的说话声戛然而止,一名弟子急急忙忙的跑到那房门前,躬身施礼:“门主!宴席还有半个小时就开始了!”

“嗯,知道了,退下吧。”房间之中一道苍老的声音缓缓响起。

“是!”那弟子沉声一应,而后躬身而退。

熊五和丰野都是心头一凛,便看到那房门陡然吱呀一声打开了。

黑龙江盛京医院预约挂号
临海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吉林治银屑病专科医院
泉州中医牛皮鲜医院
济宁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