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港镛记争产案续审兄弟互指责二弟否认辱骂母

2018-11-06 09:58:24

港镛记争产案续审:兄弟互指责 二弟否认辱骂母亲

香港镛记酒家家族争产案续审,甘老太麦少珍(左二)。资料图片   中新2月14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中环镛记酒家母公司清盘案13日在高等法院续审,二弟甘琨礼否认曾两度在办公室及酒家当众辱骂母亲,反指责对方在公开场合责骂他,打击其管治威信,其子甘连宏更曾提醒父亲是否应该发律师信给祖母。   甘琨礼指其中一次事件有闭路电视录像作证,只是因为家丑不出外传及以免母亲难堪,他才决定不用作呈堂证供。甘琨礼有望于14日上午完成作供,接着会传召其胞妹甘美玲出庭。   甘琨礼的大女荞因13日于散庭后替父亲平反,指祖母确曾于中午时分在酒家的外卖部,当着众多食客面前,花了20分钟至30分钟,歇斯底里责骂其父,指他以欺诈手段取得胞弟甘琨岐及胞妹甘美玲分别持有的镛记母公司一成股权,成为大股东。另一次则责骂其父拒绝交出甘琨岐与她联名的银行保险箱锁匙。   甘琨礼在书面供词指,2009年8月及10月,母亲曾经当着酒楼顾客面前责骂他,琨礼13日在庭上承认8月的一次是发生在5楼办公室,只有职员在场,没有顾客。   代表大哥健成的大律师翟绍唐指出,当日其实是琨礼将母亲由办公室拉出大堂,在职员面前指骂她。10月的一次则是母亲在酒家吃午饭时,向甘琨礼问及保险箱的事时遭辱骂,但甘琨礼否认。翟绍唐指事件发生后其子连宏曾建议发律师信给祖母,琨礼解释儿子只是提及过,不是建议。   翟绍唐又指连宏经常在电邮中向伯父健成使用侮辱性及无礼字眼,例如指他“权责不清、意识混乱、处事犹豫不决、妨碍运作、欠缺逻辑、错漏百出、梦话连篇”,连法官亦认同连宏采用的字眼不够圆滑,并问琨礼为什么不劝儿子用字谦恭一点。琨礼承认儿子用字不圆滑,但不至于无礼貌,且大哥三番四次不承认儿子的董事身份,令其子感到愤怒,他亦很难控制,他反指大哥同样不尊重其儿子的董事身份。   甘琨礼又否认将儿子及女儿的月薪增加至4.5万港币是为了个人利益,他表示父亲有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故自己也只委任儿子加入董事局,女儿则当酒家的财务总监。

尼龙加工件
星力游戏
吊装带报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